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有这样一集。

当时已经成为军机大臣和领侍卫内大臣的和珅得知金大烟袋是旗主后,顿时就像打霜的茄子,焉了。

那架势就跟孙子见了爷爷似的,大气也不敢出,只得低头唯唯诺诺,生怕惹旗主爷爷不高兴就得遭殃。

那这个旗主究竟是个什么来头,连一品大员和珅都给吓焉了。

这个八旗是满族人的社会构架形式,也是军事组织形式,规定300人为一个牛录,5个牛录为一个甲喇,5个甲喇为一个固山。

也就是说最初的编制标准7500人就为一个旗,不过随着满人入关以后,获得了大量的人口。

后来一个旗的人数就高达数十万人,八个旗总人口就将近有近百万人,不可谓巨大。

而一个旗的旗主,一般都是皇帝和他的兄弟儿子来承担,譬如最开始的时候,各旗的旗主为:正黄旗主和镶黄旗主努尔哈赤、正红旗主和镶红旗主代善、正白旗主皇太极、镶白旗主杜度、正蓝旗主莽古尔泰、镶蓝旗主阿敏。

说到这里肯定就明白了,旗主其实就相当于汉人的诸侯王。

后来经过改制,正黄、镶黄、正白等上三旗由皇帝当旗主,而下五旗(镶白、正蓝、镶蓝、正红、镶红)由贝勒皇子们承担。

八旗没有高下之分,只不过由于上三旗是皇帝掌管,所以相对较下五旗尊贵。

而一个旗的旗主就是每个旗的最高统治者,就像诸侯王一样,那么也就不难怪和珅见到金大烟袋时顿时就焉了。

当时这个金大烟袋属于世袭的正红旗主,虽然含金量远不如开国之处,但身份毕竟就摆在那里。

《清稗类钞》中记载说:

旗主每有贫无聊赖,执贱役以餬口,若途遇其奴之高车驷马者,必喝其名,使下车代役。

因为后期旗主经过皇帝的打压,已经远不如之前风光,所以旗主其实混的还是挺惨的。

而如果一个旗里面出了个别高官,如果两人有一天在路上遇到了,那么旗主还是可以耍耍自己身份的威风,让这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高官下马服侍自己。

所以,哪怕当时和珅受尽乾隆恩宠,位居军机大臣,兼令领侍卫内大臣的职务,碰到这个旗主也只能自认倒霉。

而且还有一个很尴尬的事情是什么呢?

如果旗主家里遇到什么事情,按理规定旗民家里都是要出人头去帮差的。松筠是蒙古正蓝旗人出身,他的头衔很多,如:协办大学士兼内大臣、吏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直隶总督,两江总督。

总之官当得很大,也当得多。可是后来正蓝旗的旗主家有丧事,松韵不得已只好跟道光皇帝请假,去给旗主家敲鼓。

因为从制度上来说,所有的人旗民都是旗主的奴隶,这叫“旗奴”,想要不受旗主的约束。

只有抬旗,就是抬到皇帝的上三旗里,虽然不过是换了一个主人,但一般能够享受抬旗的都是深受皇帝宠幸的人,而且身份地位也不一样。

所以,正因为旗主有摆谱的资格,和珅看到金大烟袋的时候,这个权倾朝野的权臣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不过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会不会发生呢?

我估计应该不会,毕竟这时候的和珅正是乾隆身边的红人,身兼数职,权倾朝野,文武大臣巴结他都来不赢,如果不是有什么过节,相信旗主也不会傻乎乎的去为难和珅。

毕竟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和珅要是在乾隆身边吹吹耳边风,估计旗主的日子也不好受,说到底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