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初中时,听老师说过旧社会曾经闹过三年饥荒,没有粮食可吃的人们只能靠吃死人肉来为生。小编本来是不相信的,直到长大后渐渐知道1959到1961年曾经闹过三年自然灾害,颗粒无收,造成几千万人活活饿死。而官方却对这场灾害的真正死亡人数闪烁其词。究竟三年自然灾害死了多少人?连官方都要隐瞒死亡人数?

\

三年自然灾害死了多少人

  在1959到1961年期间,中国多个地区出现了三年自然灾害,农民们没有收成,全国都没有粮食可吃,人们只能靠吃树皮,啃稻草充饥。更有传言,有些地方甚至靠吃死人肉为生。而政府对这三年自然灾害饿死的人数闪烁其词,隐瞒实际人数。

  1959到1961年那场惨绝人寰的大饥荒中,究竟多少中国人失去了生命,官方出版物对此含含糊糊,语焉不详。《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在叙述到“三年困难时期”群众生活状况和人口变动情况时说:“粮、油和蔬菜、副食品等的极度缺乏,严重危害了人民群众的健康和生命。许多地方城乡居民出现了浮肿病,患肝炎和妇女病的人数也在增加。由于出生率大幅度大面积降低,死亡率显著增高。据正式统计,1960年全国总人口比上年减少1000万。突出的如河南信阳地区,1960年有9个县死亡率超过100‰,为正常年份的好几倍。”

3000万人活活饿死

  对于这场史无前例的大饥荒,当时政府给出的官方死亡人数为一千多万人。而在1989年,当时一本著名杂志《海南纪实》,就提到了“信阳事件”,据称饿死100万人。后来官方的一些学者以及当时历史的亲历者都回忆过“信阳事件”,肯定了《海南纪实》的说法。

\

  信阳只不过是一个地区,却有100万人饿死,全国饿死3000万人不算惊天的数字。一个小小的息县,居然饿死10万,全国可有2000个县!如果简单累乘,是2个亿,不是3000万。当然,不能这样相乘,因为“灾情”有轻有重。在国际上,有个英国学者写的《1959—1962中国大饥荒》一书,他给了一个数字:3000万。这也是目前国际上公认的数字。

  虽然官方刻意隐瞒了死亡人数,不过我们可以从那三年的中国人口变化曲线就会看到1949—1958人口增长直线上扬,到1959持平,到1960—1962剧烈下挫1000万。本来应该再增长3000万,却下挫1000万,4000万人口哪里去了?!考虑到因饥饿引起的出生率下降因素而扣除1000万,还有3000万人不知去向。因此,饿死3000万人的说法是非常公正的,这是不争的事实。

天灾还是人祸

  直到现在,人们还是用三年自然灾害来形容那三年的大饥荒,可是在中国的历史上就算有自然灾害,也只有六分之一的耕地成灾减产,但其他六分之五的土地仍能丰产保收。因此一般情况下,虽然年年有灾,但全国的农业及粮食生产还是可以基本上保持稳定的;而且,每年的受灾地区不同,很少会出现一个地区持续几年发生严重自然灾害的局面。

\

  而且全国各地刻意隐瞒死亡人数,谎称病死,大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势。1959年正是全国大跃进期间,全民炼钢,大办水利,农民被强迫丢下农活去“找矿”、“炼钢”、“修水库”,大量成熟的庄稼烂在地里,或因收割草率而大量抛撒。再加上各地严重的浮夸虚报产量,使国家征购粮食的任务成倍增加,留给农民的口粮所剩无几。而就在这时,人民公社却在大办公共食堂,以数千年来未有之场面糟蹋粮食。三、四个月就耗尽了那本已不足的口粮。至1959年春,许多地方已出现饿死人的现象。灾难已经越过地平线,正在全国范围蔓延。

  就在这困难时期,政府却不拿着粮食去救灾,而是将这些粮食大量出口,出口耗尽了粮食储备,结果很快就连京、津、沪等大城市的粮食供应也几乎脱销,而农村数亿嗷嗷待食的饥民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实际上若按当时的人均口粮计算,只要不出口粮食,就不会发生严重的饥馑,几千万农民也不至于饿死。但政府一心想着造原子弹、导弹扬威世界,因此急需大量黄金外汇进口相关的设备材料。当年,国际红十字会曾想向中国提供食品援助,被我国政府拒绝。美国也讨论过无偿提供粮食给我国,却因发现我国大量出口粮食而作罢。直到1960年春,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大饥馑笼罩中国。万户萧疏、饿殍遍野的景象已无法掩饰时,中央政府不得不承认了大规模饿死人的事实,并于1960年下半年开始采取救灾措施。直到1961才开始大量进口粮食,主要从北美采购小麦。

\

  如此看来,三年自然灾害造成的大饥荒完全是决策上的错误,是左倾主义的决策错误所造成的几千万人无故冤死。还试图用自然灾害掩盖事情真相,不敢承认错误。这些历史间接反映了经济困难时期政府对于救济难民的态度和政策。

人吃人

  在三年大饥荒时期,全国每人每天只有三两白米,更没有青菜萝卜可以吃,三两白米只能做成米糊,对于每天从事重体力劳动的农民来说根本吃不饱。饿慌了的人们甚至开始找坟墓,只要听说哪里死人了,大家都一窝蜂的赶到去挖坟吃死人肉。

  原籍豫南的知名财经作家时寒冰记录母亲在大饥荒时遭遇。“村里谁家死人,都不会说,有的直接把死人吃了,有的瞒着多分一碗稀汤……某某的娘,就是把家里死掉的孙女吃掉活下来的,她吃了7个人。”

  原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在《墓碑——中国六十年代大饥荒纪实》中记载,安徽无为县昆山乡新华村一老妇人所食之肉乃其子之尸。当时即将饿死的人争吃无主尸肉也时有发生。有些饥饿乡民常到处打听谁家最近死了人,何处有新坟,一旦听说某处有刚死的人或新坟,人们便蜂拥而至掘尸而食,野外常见被剔了皮肉的尸骨。

\

  “记得年少时听外婆提过一句关于大饥荒时的惨状,当时已非缺粮是真的无粮可炊,当树皮草根被吃完后,村民捞出自家粪坑中的蛆虫洗了煮食,蛆虫吃完吃观音土,尽管如此依然饿殍一片。有一家媳妇因无营养产下死婴且累得虚脱,家人闭门含泪烧开了锅……,媳妇命保泪伴终生。”

  初次听到真实关于人吃人的新闻时,小编怎么都不敢相信,现在细细想来,在那样人饿的皮包骨的特殊情况下,吃死人肉似乎变得无可奈何,据说,当时人们被逼的连粪池里的蛆虫都要挖出来洗干净吃了。不敢相信当年是怎么样的惨状,饿殍遍野,就算那些没有饿死的人也被饿成了皮包骨,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了,可怜的都是老百姓。

\

  奥秘世界独家观点:这是一段人们都不愿去回首的往事,也是一段被历史掩埋的真相。在三年大饥荒中幸存下来的那一代人都格外珍惜粮食,一粒米也不愿浪费,也许只有真正经历过那场灾难的人才能体会那种绝望之感。